文章内容
卖艺的教授
03-28
314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莫过于我站在你面前,而你却在看手机”。

当Email打败了传统书信,当短信打败了电话,当QQ、MSN、飞信等打败了电话和短信,当Facebook、开心网、人人网打败了博客,当微博、微信打败了开心网、人人网……当科技改变了我们传统的社交方式,似乎有些东西已然变味。数学教授用街头演奏行乞的行为艺术警示学生们不要沉迷于手机的世界,放下手机和周围的人聊几句吧~


 

meiguoliuxue

 

抱着和我的体重一般分量的教科书,我调大了手机音乐的音量。让那沉重的金属节奏驱赶走我内心的烦闷:这学期可够我好受的。环顾四周,行人匆匆,无一例外地盯着手里的手机,对我的遭遇直接无视。好吧,我将耳机塞得更紧一点,继续赶路。

转过街角。我突然察觉有不协调的音素参杂进耳朵。仔细辨认,竟然是电子琴微弱的声响。但又有些不对,因为电子琴所演奏的乐曲并没有音乐应有的旋律。放下书堆、摘下耳机,是的,那仅仅是手指随意滑过电子键盘的声音。苍白无力,毫无美感和技巧可言。

这些声音来自于一位鬓发斑白、头戴米色礼帽的老者。身高大概六英尺,瘦瘦长长像根笔直的杆。简单的衬衫加背心,搭配卡其色的长裤和鞋头磨白了的皮鞋,不难看出他是一位乞讨者。一架不大的电子琴,一个收集零钱的纸盒,这就是他的全部装备。

 

meiguoliuxue1

 

在美国,街头艺术行乞为生的人其实很多。我没少见过红砖铺满的街道被行人围得水泄不通只为给那些街头表演的追梦人一些掌声和支持。其实我很欣赏他们。若是没有急事,我也会驻足观赏,或是录个小视频,借以留恋。但今天不是时候。

况且对于这个演奏者,我实在找不出为他停留的理由。

我敢断定,他一定不会在此地停留太久。要知道,这里是大学城内,虽说人来人往,可经过的都是省吃俭用的学生。可不是吗,在这卖肾的日子里大家有闲钱都去买最新的iPhone了。瞄了一眼他脚边的纸盒,果不其然!里面星星散散躺着一些硬币。于是我重新戴上耳机,使出浑身的力气继续搬运我的“精神粮食”。

后来,每到这个时候,我都能在这里看到他。或者说总能听到他的琴声更加准确吧。每每经过这里时,我总是在看手机,或是忙着回复信息、邮件,或是翻阅新闻网页。而这位神奇的演奏者却总能让我忍不住抬头望向他,心中默念:这幼稚园小朋友都能演奏的琴曲为何会被拿来做街头表演?我怀疑起我的艺术观。匆匆路过的行人频频在他面前驻足证明了我是多虑,有背着提琴包的音乐学院的学生,也有手捧ipad的医学研究者,就连带着罩式耳机的学生们也不例外。

 

meiguoliuxue3

 

依旧是胡子拉碴的老者,依旧是毫无韵律的演奏。天气日渐寒冷,天色越来越暗,往来的人们都加快了脚步不愿在室外过多停留,因为那刺骨的寒风着实让人经不住。我已经很少在他的纸盒里看到过钱了。我偶尔会望向他片刻,希望找到他坚守的原因,却只观察到他专注于琴键的侧脸。

心中的疑惑一直没有断过,却始终没有上前与这位奇怪的街头艺人攀谈。一来太忙,二来大概我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一架琴,一个人,不具魅力的乐声。偶尔停步的行人,也经不住抬头,也只留下小声议论。
有一天,我匆匆赶路,突然听见一声熟悉的声音:Professor Spencer。抬头一望,正巧是我生物小组的pattern Kelvin。而此时,他正面向已在这里呆了很久的弹琴者,微微点了点头以示尊敬。难道他口中的Professor就是这位电子琴演奏者?我惊异地瞪大了眼睛,说什么也不愿相信,作为匹兹堡大学的教授,会甘愿在愈渐寒冷的街头乞讨。这份好奇,驱使着我向他们靠近。Kelvin听到脚步声回过头望向我,微微一笑,上前来和我寒暄。看出了我的疑虑,他向我介绍了他的数学教授,也就是那位身着破洞棉衣的行乞者。

作为一门必修课,数学课总是座无虚席。看似安静、整齐的课堂其实暗涌浮动:Facebook上又有搞笑视频啦,Twitter上又有谁谁谁的劲爆新闻啦……几百人的教室,大家都看似专心地钻研着什么,但又有多少人是全身心都在这个诺大的屋檐下?突然有一天,Professor Spencer带来了女儿小时候的电子琴。同学们都没有意识到那台琴的存在,这堂数学课也像往常一样安安静静地进行。突然,大家发现Professor Spencer的声音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段混乱的电子琴声。同学们讶异地从网络世界中抬起头来,左顾右盼,第一次开口问旁边的陌生人:教授这是在做什么?安静的教室突然爆发出前所未有的议论声。声音不大,却足以让这死去的课堂活起来。

Professor Spencer停止演奏,清了清嗓子,说到:我宁可你们这样和周围的人讨论我弹琴有多么糟糕,也不愿你们关心泰勒斯威夫特又被男朋友劈腿。在后来的学期里,学生们来来去去,却总摆脱不了对手机和电脑的依赖。而用蹩脚的琴技教会学生如何放弃电子产品,去和周围人交流的方法也屡试不爽。后来Professor Spencer将此技搬到街上,成为了一位不合格的卖艺人。

 

 

我望向Professor Spencer,他笑盈盈地望着我。我不好意思地胡乱拔下耳机,手忙脚乱地塞进衣服口袋里。他点了点头,抚了抚琴键以示满意。

是啊,这个世界是怎么了?回想两年前初次拿到智能手机,每每和父母出去吃饭,他们都要抱怨我老看手机不和他们说话。我记得出国前最后一次进餐,我们一家三口都没有在餐桌上放下过手机。在海外的时候,可以轻松地在QQ上和同学开玩笑;可是回国后的同学聚会,大家却都矜持地像初次见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作为留学生,我们与国内的亲人朋友交流最常用的工具就是网络。自然而然的,我们更加依赖于QQ,微博,人人。每天我们都迫不及待地在个人主页上分享自己的生活,然后花时间回复一条一条的留言,刷新各式各样的页面。信息的发达让所有人都忘记了身边的人而专注于手机和网络的世界。于是人们见面会尴尬,吃饭会无言,总觉得手上没有拿手机就像丢了魂似的,无法安心。

Professor Spencer用他的方法吸引人们抬起头和周围的人交流,我们为什么不可以主动摘掉耳机,关掉QQ,和坐在你身边的陌生人打声招呼寒暄片刻呢?

我环顾四周,匹兹堡已是红叶满地的深秋,准备迎接大雪的她有一种坚强的英气。这或许是我第一次发现我的大学竟然会有这样的魅力。Professor Spencer的琴声还在继续,我在想是否也能有机会亲眼见证这电子琴在课堂上的魅力。回头看见Kelvin还在。我们头一次这样讲话,他显得很兴奋。

天边绯红的晚霞比霓虹耀眼,映照在Kelvin脸上,我突然觉得一个人吃饭也许会有些许无聊。

“Hey, Kelvin. Would you like to have dinner with me?”

“Sure! Why not. But without cellphone bro.”

 

meiguoliuxue4

 

作者:熊许晶 华樱学子,华樱驻外实习记者,目前就读于美国匹兹堡大学。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官方QQ群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