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一个月瘦20斤,见证生死考验,他却说留学的收获超乎想象!
05-18
108

充足的阳光、新鲜的空气、优厚的福利制度、顶尖完善的教育体制……澳洲一直以来都是最受欢迎的主流移民国家之一,同时也是选择留学的热门国。据2016年年底数据统计,在澳洲留学生人数是537,499人,其中中国留学生最多为151940人,且该人数呈逐年上升的状态。

而时间倒回十多年前,留学远没有像如今这样普及,还不满18岁的Jordan Pu就决定远赴澳洲留学, 4年后他顺利取得澳洲麦考瑞大学金融与会计双学位学士,并获得PR,在大洋彼岸他还收获了爱情,同样是华樱学子的Fu Yang 。

留学期间,Jordan Pu经历过不适应,经历过种种艰辛和苦痛,见证了同窗生死考验,但他说,如果再让他选择一次,他依然会义无反顾的选择出走,选择留学。


坐绿皮火车到树德国际部报名

Jordan Pu从小就很想出去看一看,在高二的时候,父亲偶然在报纸上看到华樱澳洲留学的信息,就带着Jordan Pu从广元老家坐上了去成都的火车,那个时候没有高铁,也没有高速,Jordan Pu坐了8个小时的绿皮火车到了成都,谈了一上午就定了要读树德中学国际部,随后Jordan Pu就从广元转到国际部读高三,因为表现优异,他还被选为第一届预科班的学生会主席,Jordan Pu最后将留学地锁定了澳洲,并如愿被澳洲麦考瑞大学录取。


初到澳洲,一个月瘦了20斤
初次登上澳洲的土地的第一天,蓝的不真实的天空和美丽干净的街道和公园给Jordan Pu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接下来的生活却让他始料未及。

因为不满18岁,Jordan Pu需要在当地家里寄宿(homestay)。“我住在一个老爷爷老太太家,那个时候我并不是很善于跟人沟通,他们问我吃饱了吗?我说吃饱了,其实是不好意思,但老外不知道,他们就以为你真的够了。”

在寄宿家庭,JordanPu吃的很少,再加上老两口吃得也早,每到晚上9点10点饥肠咕噜的时候,Jordan Pu就狂喝白开水,住了一个月后Jordan Pu搬出来,跟朋友合租了一个房子,按理说应该不会出现类似问题了,可是没想到还处于青春躁动期的Jordan Pu却掉进了另一个“坑”里——

“那个时候还没开学,我跟朋友通宵打游戏,经常一天只吃一顿饭,那个时候不会管理自己的时间,管理自己的身体。结果,在一个月时间就瘦了20斤,脸色也很不健康,在视频通话的时候,妈妈看到我的样子忍不住哭了!”

从小,Jordan Pu在家里得到了父母悉心的照顾和保护,“父母认为你只要管好学习就行了,其他都不用你管,这是那个时候很普遍的观念,老师也是。”但看到妈妈哭泣的那个瞬间,Jordan Pu决定不能再继续这样了,面对生活方式的不同,饮食习惯的不同,语言上的障碍,面对陌生的环境。如果不能自己独立解决问题,那如何面对之后的留学生活?他开始学着合理安排自己的作息和饮食,安排自己的课程和课余的生活。

“留学在我看来最大的收获不是说获得了学位和一纸证书,而是真正的自我独立和成长。从很小的城市到了更宽阔的天地,眼界打开了,思维打开了,不是局限在自己的‘一亩三分田’,能在一个陌生环境生存下来,管理自己的生活,对我来说这是最大的收获。”


毕业前最后一年,同住4年的朋友得了白血病
2007大学毕业的最后一个学期,Jordan Pu和同学在忙着找工作,某一天,同住四年的好友卢同学突然晕倒了,大家将他送到当地医院一检查,却得到一个噩耗——白血病!

“我们那个时候才20出头,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还想着在毕业后大展拳脚,别说他了,我们都接受不了,抱着一起哭,那个时候就觉得生命太无常,太脆弱!”此后,Jordan Pu亲眼看同学经历化疗的痛苦,头发掉完,不能吃东西,管子插到胃里,生活不能治理,屎尿都在床上,“那个时候就觉得生命真是很不容易,这件事也让我的人生观发生了改变,面对生死,真的很多东西都不重要,重要的还是身边的人,父母、亲人、朋友。”

除了病痛的折磨,还需要面对的是巨额的治疗费用。那个时候卢同学刚刚申请澳洲永居不久,有一个等待期,一般需要半年左右,甚至更长,在这个期间治疗费用政府并不负担,“但澳洲那个医院的医生很好,觉得是留学生,没有亲戚父母在这边,又没钱,遇到这样一个病,那边的医生就帮助他跟政府申请,跟政府说明他的情况,请政府能不能加快审批的过程。”

一个月后,同学的澳洲永居签证竟然审批通过了,住院费用、治疗费用都顺利免掉,用药方面也进行了补助,卢同学可以花很少的钱,用很好的药。更让大家惊喜地是,病情就这样得到了稳定和控制,没有复发。

如今10年过去了,卢同学已经在当地结婚生子,现在小孩已经3岁,而且还成为了澳洲的一名健身教练。经历了由死到生的过程,卢同学现在也很重视健康,也想通过他的故事去激励更多的人。


澳洲“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保障
2012年,Jordan Pu与Fu Yang的孩子出生,同样享受到了澳洲优厚的福利制度,“出生后就可以领牛奶金,最早的时候生一个小孩一次性给一万澳币,我们那个时候是5000澳币,然后还有5000是分期给你,住房补助、托儿补助、接种疫苗补助,都会给你,我们估计拿了4万左右人民币,包括失业和养老都有补助,不会让你流浪在街头。但凡你有一份工作,你都可以在澳洲活得比较体面,贫富差距不会太大,这是我在澳洲最大的一个感受。”

因为Fu Yang的父母还未退休,目前Jordan Pu一家三口主要在成都居住,小孩是澳籍,没有移民监的限制(移民监常指为了成为公民,不得不居住另外一国的时间),但每年带孩子回澳洲变成了一种习惯,更是一种依赖,在2017年Jordan Pu在澳洲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Jordan Pu告诉我,在澳洲,没有国籍肤色之分,没有贫富贵贱之别。不管是谁,只要你积极乐观,喜欢这里,你就可以在这里创造自己想要的生活,享受你的惬意人生。

“我的澳洲梦,在澳洲有我爱的人,有我住的屋,有我享受的工作和生活,还有小孩以后享受的高等教育以及未来他能拥有的无限选择的可能性。”


JordanPu现在的工作是帮助更多热爱澳洲的朋友在澳洲租房或置业,让他们也能在这片蓝天白云下,享受美好安静的生活,实现自己的澳洲梦。


官方QQ群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