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对留学生来说,越优秀越需要职业规划!丨华樱学子留学志
06-27
108

文丨Rebecca(世界名校帝国理工大学Strategic Marketing专业)

每个留学生在毕业时,都会面临一样的问题,留在海外继续发展?还是回国寻找更多机会?当初一味的追求名校,后来才发现所学专业不是自己喜欢或适合的,更不知道未来就业,路在哪里?这不是个案,可能是许多留学生正在面临着的问题。所以,提前的规划及自我认识才显得尤为重要。针对这个问题,IC学姐Rebecca也从她的自身经历出发,给大家一些建议及思考空间。

【作者介绍】
 Rebecca,通过华樱申请到世界名校帝国理工大学(IC)Strategic Marketing专业,2016年毕业,现就职于上海某500强公司担任Business Analyst职位。 

凌晨一点,回国的航班从伦敦希思罗机场起飞,前往北京。九月夜色凉如水,我瞥了一眼窗外,算是一种道别: Goodbye London, and my best year ever.

留?不留?

尽管研究生课业压力很繁重,但在闲暇之余我也很认真地思考过是否留下继续工作生活。理由很简单,伦敦这座城市的包罗万象与国际视野让它闪闪发光,而最让我心心念的,是自由的氛围,大部分人都生活得自得其乐,国内我们纠结的房贷、医疗、空气让他们觉得匪夷所思,那时的我认为,这才是生活应有的状态。

不过,这样的自由氛围也是有代价的,不得不承认,在伦敦的一年也是最孤独的时候,每天下课回家,我都是一个人去临近的超市买菜,然后默默给自己做一顿简餐。如果我愿意的话,可以一句话不讲,直到第二天去小组讨论不得不讲。

所以第二学期(英国研究生次年一月到四月),我开始投简历找工作,也在学期末的时候一边工作一边上课,不过,这种疯狂的忙碌被一则爆炸性新闻打住了:英国脱欧。一瞬间,这则消息占据各大媒体头版,欧洲同学在Facebook焦虑此后何去何从,而我在想,欧洲同学都有危机感了,像我这样的Non-European是不是应该准备打包回家了?事件的走向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我的猜想——越来越紧的移民政策,越来越不友好的工作签证政策——在客观上增加了留下来工作的难度。

不过,签证政策的收紧是一方面,我在考虑是否留下的时候,也考虑了其他因素。因为我的专业是市场营销,尽管头顶帝国理工的牌子,但是仍然非常难找到匹配专业的工作。如果我坚持留下来,那么必然只能去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这算是必需的妥协;其次,市场营销需要数据和观点的集合,工作中必然会有灵感的碰撞,我在实习中已经发现,作为非母语国家的人,短时间内跨不过语言和文化的鸿沟而想出一句惊天动地的slogan,所以,即使我能做市场相关工作,也不过是一些比较杂碎的任务,而且大部分时候我都是一个follower,而无法做到owner。总结说来,一是客观签证政策极度不友好,二是专业和职业规划的不匹配,三是英国脱欧带来的负面情绪,我最终决定回国。

一线?还是回家?

回到国内,没有一分钟的过渡期,我就开始投入秋招了。回来的每一天都心情愉悦,有一种“终于到我主场”的畅快感。我相信每一个回国工作的朋友都面临一个抉择:是去一线城市“累成狗”,还是回家做“地头蛇”。当然,这是笑言,这背后的意思是:到底是就此不闹腾安心过,还是为了理想和欲望承受无限期租房。于我而言,其实是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

每个人的现实状况不同,所以是没有可比性的,并且要问我今后的打算,这个问题和“你觉得多久买房”一样无法回答。但是,作为人生的一大选择,我觉得有些思路是共通的:听从内心的愿望,并做出超过100%的努力——只有把你能够想到所有可能努力的方向都完成,才能实现所愿,毕竟没有人能先料到哪个环节会出岔子。

当然,每个人对虚无的东西的感受都是不一样的,从可度量的角度来看,选择去大城市工作,我的思路大致如下(基于我的经历只有普通企业,以下不包括体制内单位及国企):

首先要看自己的职业规划,如果你希望第一份工作是大企业、有逻辑有框架、做实事,那么你有一大半的可能性必需选择一线城市;这个时候再看你的工种,如果是相对核心的部门(比如战略部门、咨询部门、投资部门等),那么恭喜你,你不得不选择一线了。对于大部分企业来说,做决策的基本是一线核心团队,而二线城市的分支基本上是在做执行,因此,从哪个点出发,之后的发展道路会很不一样。

再次,一线城市只有那么几个,如果你的工作不是只有在某个城市才有,那么对于城市的选择也要思考清楚。比如,要考虑这个城市对于年轻人、高学历、海归这类人的友好程度,具体说来可参考城市落户政策、买房贷款政策和买车优惠等,这样一对比,其实我们可以得到一条“鄙视链”。去一线也不纯粹是鸡蛋碰石头吧,考虑好这些现实问题,再度量自我,我相信这才是对自己负责的选择。

最后,投资人都要考虑“退出”机制,个人职业发展更是需要,特别是第一份工作的未来发展是否达到你对“宽广”的预期。举例,我的第一份工作是乙方咨询公司,方向是做数字化战略,简单说就是帮其他企业做数字媒体项目的。因为第一份工作是咨询公司,能够接触到不同行业的企业,这就有很大机会深入了解不同行业,为之后的职业再选择增加灵活度;因为我的service line是数字化战略,是伴随BAT发展近十年来的热门领域,所以我预期我能够接触到不少前端领域,这是我非常感兴趣的部分,也能为更长远的发展打基础。

去留抉择不难,更难的是了解到现实情况之后仍然不负初心。多年后回头看,还望我们仍是此间少年。


 


官方QQ群

官方微信公众号